新闻国内国际社会房产房价楼盘家居财经银行基金保险娱乐电影电视剧综艺音乐明星体育篮球西甲欧冠NBA汽车车市新车试驾评测车库时尚珠宝潮流服装美体亲子科技5G网通讯手机健康旅游艺术小说游戏电竞手游网游数码
当前位置: 闻讯网 > 体育 > 中超 >

中超分发年终奖首尾队只差300万 英超专家告诉你问题出在哪

2020年03月11日 15:45来源:闻讯网 手机版 编辑:闻讯网

2019赛季中超钱柜开箱。据媒体近期报道:中超俱乐部2019赛季分红超过6000万,而冠军与最后一名获得的“年终奖”,差距不超过300万元人民币,各队年终奖差额约为50万。

于是有球迷疑惑:如此“平均主义”、“雨露均沾”的年终奖发放方式,如何调动起联赛各队争取更好名次的争胜心和积极性呢?

中超年终奖发放很佛系

据悉,中超排名倒数第三名的天津天海俱乐部获得的中超分红为6300万,两支降级球队深足和北京人和分获6250万和6200万。而上赛季中超冠军球队广州恒大获得的中超分红在6500万左右,亚军北京国安、季军上海上港的中超分红应在6400万-6500万之间。

对于联赛第一和倒数第一的分红只有区区300万之差,一些球迷表示不能理解。据了解,中超公司过去几个赛季都是按照:90%均分+10%名次分配的方式进行分配。

由于中超联赛的主要收入分为两部分:一是体奥动力每年的版权费,二是联赛其他途径的赞助费;又由于2019赛季中超分红方案中,只有10%按照名次分成,因此各队“年终奖”差额很小,约在50万左右。

据悉,分红基调基本是“平均分配”——以稳为主,迈的步子不大。

于是有球迷疑惑:如此“大锅饭”的年终奖佛系发放方式,如何激发联赛各队争取更好名次的争胜心和积极性呢?

据传,该分红方案是“充分研究了英超的分红模式,又结合了中国联赛的实际”,那么真正的英超分红方式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中超分红有英超成立初期的影子

就相关问题,记者请教了前英超职业裁判公司总经理基思-哈克特(Keith Hackett)。哈克特先生是最为资深的首批英超裁判、也是英格兰足球裁判体系奠基人,目前担任国际足球理事会技术顾问、欧足联裁判委员会技术顾问。他曾被评为FIFA史上百佳裁判,曾挖掘并培养了2010年度世界最佳裁判霍华德-韦伯。

哈克特先生显然对英超成熟的分红操作体系非常了解,详细向记者介绍了相关奖金分配方式与现状。

哈克特先生首先肯定了中超联赛在借鉴英超方面所取得的进步:“最近几年,中超其实一直与英超联赛保持着友好合作关系。这种合作,正在帮助中超联赛越来越职业化。”他也欣慰于这一变化:“目前中国球迷能看到的足协杯、职业足球联盟、中超外籍裁判,都是这种合作带来的改变。我很欣慰,在电视转播收入分成这件事上,中超公司也开始借鉴英超。”

哈克特认为,中超联赛所遵循的“90%均分+10%名次”这一分配模式,有英超联赛成立初期时的影子。我认为这种分配方式在联赛发展初期是可以接受的:“目前是合理的,因为一个商业联赛成立初期,各方面商业收入和盈利模式是不成熟的,此时盲目地以名次和俱乐部个体品牌为主要分配参数,很容易造成两极分化,从而有损联赛的整体竞争力。90%均分,证明了联盟对各支俱乐部的扶持。”

英超一半俱乐部即使空场也可实现盈利

哈克特先生随后向记者介绍了目前英超更为科学合理的分红模式:这一模式既避免了两极分化兼顾了公平性,又让优胜者获得了额外奖励。

他向中国球迷解释:英超用了28年时间,吸取了更多经验,聘请了大批专家后,才逐渐形成了目前更复杂的商业参数,因此才有了目前更合理的转播收入分成模式。

具体来说,英超转播分成可拆分为以下六个参数:

1. UK Live(在英国本土被转播的次数)

2. Equal Share(转播平均分红)

3. Facility Fees(转播场次分红,转播次数越多,收入也就越多)

4. Merit Payment(英超排名奖金,名次越高,收入相应越高)

5. Overseas TV(海外转播平均分红)

6. Central Commercial(商业广告平均分红,即以英超联赛为单位所取得的商业收入)

这些参数经过综合精算后,得出了最终总收入(Total Payment)。

这种分成模式会带来一个有趣的现象:冠军并不一定是转播分成收入最高的球队。比如上赛季英超电视转播费一共高达24.56亿英镑,分配得到最高数目的是亚军利物浦,为1.5242亿英镑;冠军曼城,为1.49亿。

同样的现象还发生在前几年,当时亚军曼联比冠军曼城转播分成更多,主要因为他们在UK Live(在英国本土被转播的次数)这个参数上,比曼城多出3场。

英超的电视转播分成较为“平均主义”,不会因为某些豪门的存在,而使得弱队难以为继。比如上赛季,最终降级的哈德斯菲尔德,也分到9662万英镑,只比收入最高的利物浦少了5580万镑。仅参考“积分排名”这个参数,队伍每前进一名就能多拿194万英镑。

依靠这种转播分成模式,目前英超中已经有一半俱乐部即使出现没有球迷现场看球的极端情况也可以完全实现盈利。

中超90%统一分配权重应有所降低

随后,哈克特先生给中超分红提出了个人建议。他认为,90%由联盟统一分配的权重应有所降低,市场化运营痕迹应有所加重,以确保联赛价值的提升以惠及每一位参与者。

哈克特先生特别提到了以下几点并进行了详细阐述:

首先,“90%+10%”的分配比例,需要做一些更合理的调整。由联盟统一分配的90%,势必需要在未来有所减持。联赛排名高低,是决定联赛是否具有活力的重要因素。

其次,我当然希望中超未来的联赛收入分成能随着联赛商业价值的提升,加入更多元化的分配参数。依据英格兰足球的经验,我坚信拥有足球未来的基础有两方面:

一是弱化职能部门的干预,二是强化市场的需求。

有了来自市场的需求,俱乐部以及联赛才具有价值。我注意到,中超联赛上赛季的分成额度,约等于电视转播收入分成。这意味着,中超联赛缺乏其他途径的商业收入。

这样的情况,其实在许多年轻的职业化联赛中都存在。英格兰曾经如此,日本也曾是如此,越南、泰国则正在转型的路上。

这种现象其实不难解释:中超从某种意义上讲,仍然不够公开、不够市场化,资源仍被高度集中。它似乎不单纯是一门生意,自然也不用过多操心企业所考虑的盈利和生存问题。

在英格兰,足球俱乐部从来不仅仅是一支每周参加一场比赛的表演队,她同时还需要承担其他社会责任,并保证俱乐部在非比赛日的剩余六天中,每天都能产生价值和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