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国内国际社会房产房价楼盘家居财经银行基金保险娱乐电影电视剧综艺音乐明星体育篮球西甲欧冠NBA汽车车市新车试驾评测车库时尚珠宝潮流服装美体亲子科技5G网通讯手机健康旅游艺术小说游戏电竞手游网游数码
当前位置: 闻讯网 > 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小说」 宋时儿郎 第029章 桐庐水战(下)

2020年02月27日 12:28来源:闻讯网 手机版 编辑:闻讯网

第029章桐庐水战(下)

「穿越小说」 宋时儿郎 第029章 桐庐水战(下)

富春江美景

在富春江东岸的桐庐县西门码头,朱汉旌把众船夫、弩弓手召集起来动员。他扯开嗓子,大声吼道:“尔等听着:本王子是番邦来归的,尚且为了父老乡亲,死战不退!尔等都是本乡本土汉子,谁要退,先站出来!可以走,去岸上做后勤。开战以后,谁要临阵脱逃,就无颜见人了!”

朱汉旌环顾众人,众人皆瞩目于他,目光坚定且热情,无一人后退!更有骁勇后生,举起手中林林种种武器,甚至船桨,高呼道:“王子不退,俺们不退!”

朱汉旌伸出双手,压了压民众呼声,坚定地扬声说道:“好!俺们都是大宋好儿郎!军中文书上前登记姓名!放心,立功有赏,受伤有救治,牺牲有抚恤!家属有照顾!临阵之时,但听号令,服指挥,勇往直前!”

文书登记姓名的同时,朱汉旌吩咐人去准备木盾。水上作战,士卒不能披甲,可弓箭互射难免伤亡,怎么办?朱汉旌提出用木盾,小鱼儿等人也是赞同,当下就去桐庐县发动留守差役、民壮做木盾。

朱汉旌又提出要有救生衣。方法是用绳子把竹筒捆成一排,贴着胸和背围捆在身上,绕一圈,落水以后可以在水面上浮着。可惜当地竹筒都很长,试制了一批,穿上以后不够灵活,也就用不上。就丢在船上当救生圈备用了。

在准备器材的同时,朱汉旌把水上作战的队列、目标对众人讲解了一番。

水上作战,弩弓优先。船队形成斜列队,可以尽量发挥弩弓威力。每两艘船一个小队,同进退,相照应。大船可以撞击木筏,小船掩护大船。敌人势大,不能硬拦。作战目标是遮护桐庐北门码头,不让敌军在此登陆,又要集中弩弓攒射敌人主要将领。方腊乱军以头巾颜色作为等级标志,等级十分明显:普通士兵头裹红布,小头目裹紫布,大头目裹青布,将官一级的裹黑布,君王一级才能裹黄布。“射青布头巾,射黑布头巾,射黄布头巾!挑官大的射!”

众人哄然大笑,回应道:“挑官大的射!”

还没有完全准备妥当,哨探的小船一路敲着锣鼓飞也似地游回来告警了:上游来敌了!

「穿越小说」 宋时儿郎 第029章 桐庐水战(下)

右上为富春江桐庐县水战处,下富春江镇为水寨所在

众水手、弩弓手纷纷登船,解缆,将船在北门码头附近摆出一列斜纵队。弩弓手上弦,水手摇桨摇撸,升起船帆。船队逆水行舟,缓缓而上,保持着队形。

朱汉旌在一艘大船上,居中指挥。他在船桅杆上还升起了自己“朱”字认旗,船帆上也用白灰涂抹上大大的“朱”字。他朱汉旌必须显示自己的存在,否则草草组建的新军军心就会散。看到他座船升起认旗,张满“朱”字大帆,百条大小兵船上上千人都发出由衷的欢呼。在主将座船的指挥下,这百来条兵船排出一列斜纵队,占据了三分之一江面。陆战讲究围三厥一,水战也不能全堵塞去路,留着向下游的三分之二江面,引导乱军向下游逃走。

富春江南岸,桐庐县码头上,班头游彪、莫行带领着衙役、民壮们持刀持枪,以草草树立的木桩寨墙为依托,防备方腊乱军抢占码头,攻打桐庐县城。

「穿越小说」 宋时儿郎 第029章 桐庐水战(下)

寒风猎猎,朱汉旌还非常卖力地爬高到座船的桅杆顶上,眺望军情。他身上猩红披风迎风招展,他就要让手下士卒看到他在军中,就在这队列之中!我,大燕国王子,不退!

太阳已经偏西,这竹筏一只又一只,绵延不绝。方腊乱军实在是组织溃散,开头的几只竹筏也没有编列队形,就顺水而下,竹筏上弩手水手都少,似乎是被水寨射杀过一轮。朱汉旌远远看见,吩咐小鱼儿:“小鱼儿!上两艘快船,先撞散几只竹筏,鼓舞士气!”

小鱼儿答应一声,亲自带着两艘小船,向前猛冲,一路上弩箭齐射了四轮,就把对方几只竹筏上的人几乎都射到水里去了。小鱼儿不依不饶,指挥快船猛撞上去!竹筏都是仓促捆绑而成,水上漂浮尚且担忧散架,哪堪一撞?很快,小鱼儿这两艘船撞散了五只竹筏,示威似的在水面上划了一个弧,返航归队,船队上的弩手水手都是大声喝彩,众人士气高涨。

上游又飘下来更多的竹筏,竹筏上的乱军都吓得站也不敢战,趴在又冷又湿的竹筏上。

朱汉旌看这些竹筏上的人都稀稀拉拉,大声道:“往下传:斩蛇斩首,杀大官,放过小卒子!往下传话!”

连续有半个时辰,飘下来的都是一些被射杀了头目、弩手的竹筏。这些竹筏都是顺水飘,也不敢靠近。朱汉军的水军弓弩数量有限,只起哄,笑骂,并不浪费弓矢。

上游飘下来的竹筏越来越多,很快竹筏就能集结起来,几十只竹筏成一批,向船队冲过来。朱汉旌在桅杆上看到竹筏上有认旗,有青布、黑布头巾的头目,他大声下令:“往下传:攒射青布头巾、黑布头巾!往下传话!”喊了话,朱汉旌手脚并用爬下桅杆……大战在即,流矢不长眼,朱汉旌终究是怕了:我一个文科生,可不想在桅杆顶上被射成刺猬!贼老天,你倒是穿越一个体育特长生过来啊!我一个文科生是来大宋泡妞喝酒的,不是来当猴子爬桅杆的!

上游漂下竹筏越来越近。竹筏上方腊乱军也备了铜锣与大鼓。此时铜锣敲响,大鼓擂响,金鼓齐鸣,好不热闹。在这喧天锣鼓声中,乱军人人嘶吼,杂乱地喊着诸如“抢钱抢粮抢娘们”之类的荤话,人人血气上涌,只觉得眼前这江面开阔,官军兵船又不多,大可一冲而过!

朱汉旌就在这兵船队列中,只是下令:靠近了才射!

命令一船一船吆喝传开。

水手们举起木盾,弩弓手从木盾间隙中举起弩弓,默不作声地瞄准……就在乱军的锣鼓与官军沉默中,双方快速逼近。两军士兵目光在空中对撞,似乎撞出了迸裂的火花。大冷天里,官军中的弩弓手的手心都攥出汗了,他们不断回望朱汉旌座船,心中不断问:将主,怎生得还不下令放箭?终于,方腊乱军木筏上的弓手先忍不住放箭,稀稀拉拉的弩箭隔着老远,错失准头,偶尔几支钉上船,也显得有气无力。

水军的弩弓手就在沉默中等命令,手中的弩弓紧紧对准目标,一直等到朱汉旌座船上令旗左右摇动,伴随“呜……!”一声长长的天鹅号响起,弩手们才重重扣下扳机。第一批几百支弩箭呼啸而出,嗖嗖地越过江面,流星一般撞向上游的竹筏。对面的青布小头目、黑布头巾大头目都是身中数支弩箭,惨叫着栽入江中,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咕噜噜两串水泡,就不见了。竹筏上的乱军全都慌了手脚,有人跳了水,有人撑着竹篙,用力把竹筏往江北撑过去——这官军水军太强,离远一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