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国内国际社会房产房价楼盘家居财经银行基金保险娱乐电影电视剧综艺音乐明星体育篮球西甲欧冠NBA汽车车市新车试驾评测车库时尚珠宝潮流服装美体亲子科技5G网通讯手机健康旅游艺术小说游戏电竞手游网游数码
当前位置: 闻讯网 > 娱乐 > 电视剧 >

黎明前的角逐——評電視

2020年02月11日 13:02来源:闻讯网 手机版 编辑:闻讯网

黎明前的角逐——評電視劇《新世界》

來源:央視網

當年看完電視劇《永不瞑目》后,就和業內朋友斷言過,孫紅雷好演員,一定會火。后來隻要有他的戲我會必追,他的多個藝術形象的成功塑造,証明了我的斷言。2019年在電視劇《帶著爸爸去留學》研討會上,我第一次和孫紅雷面對面,在肯定這部劇現實主義創作精神之外,我直言認為該劇隻能稱為半部好劇。會議結束后,我挺忐忑地提出和孫紅雷合個影,沒想到孫紅雷非常熱情甚至主動與我合影,還加了微信。之后我們在微信中坦誠地聊了很久,孫紅雷表達了“良藥口苦,喜歡直言的你”,一個知名演員的謙遜,令我感動。聊天中我的中心話題卻是,孫紅雷還是要回歸他的硬漢形象。他當時告訴我,年底見!

看《新世界》,開始的沖動依然因為孫紅雷,結果一發而不可收。我們曾經在許多表現1949年迎來解放的文藝作品中有一句話叫做:砸爛舊世界,解放全中國。1949年,是新舊世界的分水嶺,電視劇《新世界》以相當的篇幅講述的是迎來新世界前的北平,發生在北平解放之前的22天內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不是國共雙方高層領導的運籌帷幄,沒有正面寫北平解放,連傅作義這個北平和平解放的大功臣絲毫沒有著墨,而是虛構了一群代表了不同階層、不同職業的小人物,藝術還原了這些早已淹沒在歷史長河中的各色人物在北平解放前夜表現出來的不同心態、動機,以及懷揣的各種心思。

孫紅雷飾演的金海,是拜把子三兄弟中的老大,監獄長,絕對的硬漢,孫紅雷塑造人物轉了一圈再回到他最得心應手的硬漢角色上,變了,不是早前靠外表的凶、冷撐起來的硬,而是沉著、冷靜、局氣、篤定以及能屈能伸撐起來的硬漢形象。這個硬漢不失內心的柔軟和善良,周圍一幫甭管有沒有血緣關系,沒有一個他不照應的。到40集寫稿之時,我也不知道、准確說,孫紅雷毫無臉譜化的表演,無法讓我猜想他這個人物的走向和結局,我甚至猜過他是我黨諜報人員,但推翻了。這也是牽著觀眾要看下去的原因,是該劇最大的一個懸念。而三兄弟中,二哥鐵林一看就是國民黨的頑固派,國民黨裡的官迷,靠厚臉皮混了個小組長,明知共產黨解放軍已攻下天津,仍幻想著日后能依靠國民黨,即便卑躬屈膝求得高官厚祿也甘願。三哥徐天一個小警察,雖然有時挺豪橫,但視生命最為珍貴,不找到殺害賈小朵的凶手絕不罷休。除了小朵是自己心愛女人的原因,因凶手小紅襖是連環殺手,徐天定要除掉這個惡魔。尋找小紅襖是該劇貫穿始終的第二大懸念。當徐天遇到共產黨田丹時,他視生命為至高無上的價值觀,一下就接受了田丹代表的共產黨為人民大眾的思想,他毫不掩飾地喊出:田丹替咱北平人跟國民黨講理來了。他明白共產黨盡所有力量和智慧是為了實現和平解放北平老百姓免遭涂炭。所以他幫助田丹越獄合情合理,徐天這一小人物在劇中成為北平城老百姓渴望新世界的象征。唯有大哥金海,始終是個謎,這是主創在鋪陳故事、人物設置上的良苦用意,金海的人設,讓故事變得扑朔迷離,人物的走向始終牽著觀眾。

2019年中國主流大片電影的突出特點就是以小人物的視角反映大時代的變遷,其實,電視劇未嘗不是。《新世界》寫了北平和平解放前夜,無論是老百姓,還是監獄長、國民黨小官、小警察等各色人物的不安、惶恐和心思、動機,可以說是一幅北平黎明前的百態圖景。該劇金海、鐵林、徐天三兄弟人物關系,擺脫以往多為一個家庭的親兄弟血緣關系,編劇徐冰為了人物之間的勾連建立一個合理或有可能的敘事結構,設置了三個拜把子兄弟,既有親情友情的糾結與撕扯,又可以合理跳出純粹親情來展現理和義。

電視劇《新世界》除了上面提到的兩大懸念,還設定了田丹和馮清波兩個目標,二人分別代表新世界的光明和舊世界的黑暗。不同政治立場、不同價值觀的三兄弟及國民黨父女對二位的營救、追殺增強了黎明前北京城裡的波詭雲譎,形成了國共之間最后的較量。該劇對國民黨的塑造擺脫了淺表化套路,寫出了人性的多面性。柳爺后台再硬,能力再大,作為一個痴情女子,為了得到馮清波,面子、傲慢,甚至生命,都可以放到一邊。老奸巨猾的沈世昌一次次出賣前來和談的共產黨,已清楚國民黨必敗的大勢所趨,靠抓住田丹作為最后的稻草,假裝買好,為給自己留后路。

在氣氛的營造上,導演用的主色調是灰色,既體現了老北京青磚建筑的質感,又營造了新世界到來前夜的灰暗與低沉,在一片灰中用紅色點綴,田丹的紅圍脖、紅發卡,使色彩成為敘事的元素或一種象征。在敘事節奏上,前鬆后緊,恰到好處地服務了劇情。

這也是一部京味濃郁的電視劇,京味電視劇不一定都是胡同的家長裡短、柴米油鹽,在所有京派電視劇中首先都要有京味兒,《新世界》從語言、行為、建筑、色彩,到人情世故、背景音樂,是純正的京范兒,音樂中的北京琴書、單弦、京劇穿插全劇,增強了北京地域文化的獨特魅力。(高小立)

(責編:燕帥、趙光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