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国内国际社会房产房价楼盘家居财经银行基金保险娱乐电影电视剧综艺音乐明星体育篮球西甲欧冠NBA汽车车市新车试驾评测车库时尚珠宝潮流服装美体亲子科技5G网通讯手机健康旅游艺术小说游戏电竞手游网游数码
当前位置: 闻讯网 > 汽车 > 试驾 >

踏中“痛点”起步 智能“收废品”还需跨几道坎

2019年10月17日 16:09来源:斯诺克官方网站 手机版 编辑:9Moh7u
某高档小区外的小黄狗智能回收机,如今已停用。 陈玺撼 摄某高档小区外的小黄狗智能回收机,如今已停用。 陈玺撼 摄

随着全国各地生活垃圾分类政策的出台实施,与垃圾分类有关的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利好。有专家预计,未来10年,我国垃圾分类行业有望新增4000亿元以上的市场机会。其中,以智能垃圾桶、智能垃圾箱房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领域,被视为投资沃土。

然而,一场风波让许多摩拳擦掌的创业者倒吸了一口凉气。今年3月,这个行业曾经的代表企业之一——“小黄狗”传出公司资金账户一度被冻结、缓发员工工资、变卖旗下智能设备等负面消息。而19个月前,“小黄狗”刚成立时风光无限,企业注册资本高达1亿元,市场估值最高达151亿元。

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否会有企业取代“小黄狗”曾经的地位或是步“小黄狗”的后尘?“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俨然走到了十字路口。

机遇

踏中两大痛点

没有场地,也没有数据

“小黄狗”之所以能在国内多座城市快速扩张,主要踩中了两大痛点——没有场地和没有数据。即使“小黄狗”折戟,这两个痛点仍会吸引大批投资者前赴后继。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近一年内成立且名称中分别含有“环境科技”“环保科技”“环境服务”的企业,在上海的数量均超过100家。这些企业大多为互联网科技企业涉足垃圾分类,或是传统的垃圾收运企业插上互联网“翅膀”。

随着城市加大环境治理,一大批低端可回收物收运场站被关停。在寸土寸金的中心城区,能收集分拣周边区域可回收物的场站十分稀缺,甚至没有。久而久之,像塑料袋、玻璃瓶、泡沫塑料这些低价值可回收物便无人问津。另外,受“邻避效应”影响,许多居民不愿场站建在自家附近。而智能可回收物设备很“讨巧”,相当于一个迷你型可回收物场站。它凭借整洁、时尚的外观,一般情况下都可以被居民接受,直接摆放进社区。

另一方面,监管部门需要掌握每一个社区和单位产生的可回收物种类和重量,据此更加精准地作出决策,比如在哪个区域有必要规划设置一个可回收物场站,确保可回收物收运分拣效率最大化。智能可回收物设备大多安装电子称重系统,有些还配置图像识别等技术,可以辨认可回收物的种类,从而“描绘”出每个社区或单位的可回收物大数据。有些小区还将智能门禁卡与回收设备结合起来,通过“刷卡扔垃圾”掌握哪家哪户何时扔了什么垃圾,从而对小区内的“消极者”进行有针对性的指导,提升整个小区的垃圾分类实效。

硬伤

重资产风险高

只卖设备,不赚垃圾钱

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智能垃圾设备有一个先天硬伤——资产过重。

“我在上海只投了100多台试水。”某环保科技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一台智能可回收物设备前期的固定资产投入起码三四万元;在小区落地后,要配备专门的维保和收运人员。测算下来,一台设备一个月赚不到1000元,铁定亏本。他算了笔账:假设智能设备收到的都是价值较高的黄板纸,以1500元/吨为参考价,那么一个月一台设备必须收到667公斤左右的黄板纸才勉强保本,这还没算给居民的投放激励成本。实际上,目前其“生意最好”的设备一个月也就从社区收到近300公斤可回收物,其中许多价值比黄板纸低。这种情况下,只能是越投越亏。

此外,智能设备最大的竞争对手——走街串巷的“游击队”依然存在,他们拿走高价值可回收物,留下的往往只有无人问津的低价值可回收物。“人家一个人一辆黄鱼车就把值钱的收走了,我们投了成百上千万元的设备,却尝不到甜头。”该负责人说。

近期,智能可回收物设备还面临其他业内“轻资产”竞争者的冲击。一些网络平台“收编”小区里的保洁员,由他们拿着手机客户端到居民家中收集可回收物,并称重结算。相比之下,坐拥一大堆笨重设备的智能回收机企业,运营成本更高,客户体验度也较差。

“现阶段我们只卖设备,不指望靠设备里的垃圾赚钱。”福建东飞环境集团有限公司林彦青坦言,之前一些智能设备为了抢占市场,搞低价甚至零价竞争。只要社区点头,不需要付一分钱,设备就能进驻。这种模式早期投入及资金压力太大,变现周期较长,风险过高。

探索

规模摊薄成本

回收量大,增议价能力

“爱回收”似乎是一个另类——从创始之初,便坚持设备无偿进小区和从居民手中高价(1元/公斤)收购可回收物。令人意外的是,这种“烧钱”模式下,“爱回收”不仅没有显出颓势,反而仅用一年多便将其在上海的网点增至近1500个,已投运的智能回收设备近1800台,覆盖杨浦、宝山、虹口、浦东等区域,成为上海投入智能可回收物设备最多的企业。

“很多人问我们会不会是第二个‘小黄狗’,但大家忽视了一个逻辑。”上海悦易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陈雪峰坦言,如果智能回收设备的投放达到足够规模,完全可以分摊掉运营成本。据估算,“小黄狗”单个智能柜的硬件成本高达四五万元,如果有企业一次性订购成百上千台智能柜,制造商实现大规模量产,硬件成本可以节省80%以上。“如果量产再上一个规模,平均一台智能柜的成本可以控制在六七千元。”陈雪峰说,随着“爱回收”设备投放规模不断扩大,其可回收物的硬件开销已经节省至每公斤0.03元至0.05元左右,相当于一些同行硬件开销的十分之一。

通过大面积进驻社区,“爱回收”似乎还尝到可回收物回收量稳定增长的甜头。数据显示,目前可回收物回收量达100多吨/天,相当于一台设备回收六七十公斤/天,而日均无法满仓一次(回收不到二三十公斤/天)的智能设备仅占其在沪智能设备总量的5%左右。稳定且理想的回收量让它在和下游议价时更加从容。

不过,由于可回收物收运场站缺少,导致收运成本增加,仍是这类企业很难跨过的坎。陈雪峰坦言,这需要政府部门和企业共同努力。在杨浦区支持下,“爱回收”已在杨浦7个街镇设置中转场站,区域内可回收物的短驳成本控制在三四百元/吨;如果没有中转场站,相关成本至少翻一倍以上。

 
  • 2020微商年十大微商产品预测

    随着各地商业用房房租的不断增长,微商从业者会越来越多,2020年将会迎来新的高潮,将成为微商年,那么微商年将会有哪些好产品更为畅销呢?

  • 69岁阿姨独自过生日,陌生小伙这个举动太暖

    11月27日 在辽宁鞍山 69岁的王阿姨独自一人 来到一家小饭店 点了两个菜 摆上自带的一个 小生日蛋糕 给自己庆生 王阿姨想起 在外地工作的儿